我和柴犬有个约会

能不能问下 这是谁呀?


就是买其他手办附送的

可不知道这是哪个动漫的角色

求指教(⁎⁍̴̛ᴗ⁍̴̛⁎)



2019真是好年 ~\(≧▽≦)/~


到跳蚤市场搜到这些宝贝~


总和都不超过二十元~


太开心了(=´∀`)人(´∀`=)

【P站翻译/兔龙】万丈:发现了战兔私藏的小薄本

谜君:

P站小说翻译(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975342


翻译练手用,磕磕绊绊

*

万丈「战兔、战兔好恐怖!」战栗战栗
戦兎「是误会!误会啊!」 
万丈「要被战兔侵犯了!」颤抖颤抖
戦兎「不是啊!」 

戦兎「是、是误会!」 
万丈「是这样吗……?」 
戦兎「嗯」 
万丈「那么那本书、不是你的东西?」 
戦兎「不、那个书吧、确实是我的……」 
万丈「要被侵犯了! 要被战兔侵犯了!」战栗战栗
戦兎「不、不是的!」 

万丈「那个、你也到这个年纪了、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个人认为是正常现象」颤抖颤抖
戦兎「……嗯」 
万丈「看看这种书之类的、我认为也不算坏事啦……」抖动抖动
戦兎「……那个、万丈」 
万丈「什、什么!?」惊吓
戦兎「这、这个距离是怎么回事?」 
万丈「很害怕啊!会被侵犯的!」颤抖颤抖
戦兎「才不会!」 

万丈「会被超脱想象近乎玩坏的疯狂玩弄!」 
戦兎「那种事不会发生!」 
万丈「会被压倒在实验桌上『那么、开始两人的夜之实验吧……?』这么说着然后被进入了!」 
戦兎「不要随便带入画面!也别随便引用那种书里的台词啊!」 

万丈「会在耳边说出一些薄本限定的dirty talk!」 
戦兎「不会说的!闭嘴吧你!」 
万丈「『看呐、我的满瓶已经完全嵌入你的驱动器了。…就在这个位置。感觉到了吗?』这么说完就会被灌满到溢出来!」 
戦兎「引用小薄本台词这么快乐吗?!而且还大声朗读?!都给我停了!!」 
万丈「戦兎已经开始尝试口头管束了……!」 

万丈「说到底、就是想把各种过分的play都来一遍吧……?」 
戦兎「不!才不是那样!」 
万丈「这还、不够过分……?」 
戦兎「不!而且万丈你看的那些在搭档间根本不算什么什么重口好吗!」 
万丈「……诶?」 
戦兎「……啊」 

万丈「……那种程度的、还只是基本操作吗?」 
戦兎「没有!刚才我什么也没说!」 
万丈「说实话刚才我选的那些已经是我感觉很过分的段子了……」 
戦兎「听人说话啊!刚才只不过是口误了!」 
万丈「那种程度、已经无法满足了吗……?」 
戦兎「闭嘴啦!」 

万丈「戦兎已经渐行渐远……」 
戦兎「渐行渐远的是万丈吧……物理意义上的拉开了距离……」 
万丈「因、因为近了的话就会被侵fa……」 
戦兎「不会的!!」 

万丈「最初见面的情形回忆起来挺狼狈的…… 后来渐渐理解你那旁人无法理解的内心孤寂……你所守护的生命的价值、原本想要守护却伤到了你……」 
戦兎「停!不要再增加沉重气氛了!」 
万丈「说起来我甚至连人都不算、是Evolt的一部分……一直在星球间行走……掠夺了大量生命的外星人……」 
戦兎「听人说话啊!我还以为我才是最不喜欢听别人话的类型呢!」 
万丈「但、但是从play的角度来讲人外还是个蛮不错的加分兴奋点吧……?」 
戦兎「停!不要再试图打探我喜欢什么了!」 

万丈「刚才你自己说这些都是基本操作啊?」 
戦兎「那是误会!刚才我什么也没说!」 
万丈「也就是说整体会向着人外的方向发展了……?」 
戦兎「话说回来你怎么变成友方角色了!? 刚才还不是一直『要被侵犯了!』 这样叫个没完吗!?」 
万丈「因为、如果反抗的话感觉会变成各种意义上都很糟糕的R-18走向……」 
戦兎「是这样啊!不对、不会对你做什么啊!!」 

万丈「那、你看着我宣誓一下……」 
戦兎「什么?」 
万丈「『我不会侵犯我的搭档、也从来没想过这种事』这样」 
戦兎「什么宣言啊这是!?」 
万丈「不说的话没法信任你!和开着危险形态的野兽同处一室我做不到啊!」 
戦兎「不要说别人是野兽啊!」 

万丈「总、总之你先发誓、不然实在无法安心的和你相处了……」 
戦兎「……啊……」 
万丈「果、果然无法违背本心说出来吗?」颤抖颤抖
戦兎「违背个头啦!」 
万丈「算了!我不想逼你说谎!」 
戦兎「你的直觉真的很差诶!」 
万丈「与其让你在这种事情上违背自己强行说谎、还不如由我来直面你的嗜好!」 
戦兎「我发誓还不行吗!不要说得这么悲壮啊!」 

戦兎「诶、那个、那个啥……『我』……」 
万丈「『我不会侵犯我的搭档』 」
戦兎「这、这样啊。『我是不会』……」 
万丈「……怎、怎么了啊?」颤抖颤抖
戦兎「那、那个啊、稍微、稍微确定一下呐?」 
万丈「什、什么?」 
戦兎「这、这个『侵犯』的范围指……?」 
万丈「!!」 
戦兎「就、确定一下!!」 

万丈「这个还要确定范围吗……」 
戦兎「确定一下!毕竟咱们有可能想的不一样!!」 
万丈「范围以外的地方你准备为所欲为?」 
戦兎「不是都说了只是确认一下!」 
万丈「也、也是啊。你的基准总是有点那个呢」 
戦兎「那个是啥啊」 

戦兎「那么、稍微确认一下?」 
万丈「嗯。这个『侵犯』的范围越广、那么……」 
戦兎「……嗯」 
万丈「你无法实现刚才宣言的可能性就会上升对吧!」 
戦兎「应该大概也许绝对没问题的说!!」 
万丈「也是!」 
戦兎「诶、那么『侵犯』的判断基准start!」 
万丈「首先是『kiss』!」 
戦兎「诶!?」 
万丈「诶!?」 

戦兎「Stop! 总之stop!」 
万丈「可怕可怕可怕可怕!!」 
戦兎「不是的! 普通情况下! Kiss之类的! 搭档间会有吧!」 
万丈「不会才不会完全不会的!好恐怖!!!」 
戦兎「不是说我要这么做!? 一般来说哦!? 一般基准来讲、同伴之间的亲吻是safe吧!」 

万丈「才不会吧……」 
戦兎「是那样情况下哦? Kiss是指嘴唇与嘴唇间的那种哦? 不是指『下面的嘴』哦?  我认为这些都是OK范畴里的哦?」 
万丈「这是当然的吧…… 要是那种都要OK的话真的要和你绝交了……」 

万丈「那么、这么说来、kiss的基准就是这样了?  没问题吧? 啊、你不用说也行」 
戦兎(憋屈……) 
万丈「嗯……不如说……  你准备把基准定在哪里?」 
戦兎「……诶?」 
万丈「听完你的标准后再来修改确定」 
戦兎「……唔、嗯・・・…」 

(五分後) 
戦兎「……」 
万丈「……」心跳心跳
戦兎「……那个」 
万丈「嗯!?」惊吓
戦兎「就、就那么害怕吗!」 
万丈「不、不好意思? 只不过有点被惊到了。对不起?不要侵犯我?」 
戦兎「都说了不会!」 
万丈「……不过说回来、这么长的思考时间感觉很糟糕啊……」 
戦兎「好了!现在就说了!」 

戦兎「那、那啥……」 
万丈「能说得出来吧!请!」 
戦兎「这个吧……」 
万丈「我已经不会再大惊小怪了!」 
戦兎「嗯……大概、不管怎么样来讲、这个、不行……」 
万丈「诶」 
戦兎「那个、因为、还是会想……」 
万丈「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还是想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戦兎「抱、抱歉! 但是真的是想做!!」 

万丈「一开头就猜中了吗!! 第一反应就是正确答案吗!!!!」 
戦兎「抱歉! 真的抱歉! 但是刚才那种口头警告真的超级想说一次!」 
万丈「我什么也没听见啊啊啊啊啊啊!! 可怕可怕可怕啊啊啊!!」 
戦兎「稍微安静点!! 不然侵犯你哟!?」 
万丈「终于连本性也暴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万丈「nascita的店内play是?」 
戦兎「基本」 
万丈「写作实验读作?」 
戦兎「Sex」 
万丈「Rabbit!Dragon!」 
戦兎「Best Match!」 
万丈「背徳感就是?」 
戦兎「正義」 
万丈「好可怕啊啊啊! 战兔太可怕了!!!」 
戦兎「吵、吵死了! 下面的嘴也这么能说吗!?」 
万丈「突然之间!?」 
戦兎「这还是常见的!」 
万丈「这还是常见的!?」 

戦兎「想要为你塞入各种道具然后战斗!」 
万丈「说啥呢?!」 
戦兎「抱、抱歉、不小心没忍住于是把想法都说出来了吗?」 
万丈「可怕! 这种被憋久了的秘密最可怕了!」 
戦兎「在全员出席的作战会议上随机乱调遥控器!」 
万丈「酷爱住嘴吧已经到恐怖的程度了!」 
戦兎「在万丈临近极限的时候一海和幻先生还会试图询问发生了什么!」 
万丈「设定的太过详细了恐怖得超越想象!」 

戦兎「呜哇突然出现好多愿望!!」 
万丈「冷静点! 不要再说了!」 
戦兎「头上的炸虾被我的白酱沾满!」 
戦兎「在厨房负责做饭时从后面揉翘起的屁股!」 
戦兎「夜は一緒に焼肉食べたい!」 
万丈「最后看起来普通的话反而最可怕!」 

戦兎「就是这样了!请多指教!」 
万丈「为什么在这个时点突然请多指教?」 
戦兎「……那我去睡了!这就去睡觉了!」 
万丈「这个时间说出这个话就已经很可怕了!   而且请多管教后面接这个?」 
戦兎「晚安!」关门
万丈「完蛋了……明天绝对会发生什么……」 
万丈「真的不想啊好可怕真的……」 
万丈「为什么我会发现那本书啊……为什么啊想不通……」 
万丈「和其他人说说……不行、说不出来……这么奇怪的烦恼……」 
~~~~~ 
巧「冰室先生怎么在这落下了书了呢。还回去前稍微读一下看看。」
巧「……嗯?」

草稿流


沙雕日常

美空毫无防备地被秀了一脸


图二:感情还是那么好

图三:吵得那么激烈都没留意到我

图四:意识到什么不对劲的美空???

原作整理list

瓶邪817:

三叔微信总结:盗墓笔记全篇章检索


三叔微博(偶尔可能会有掉落)


※微信①:daomu_biji(南派三叔盗墓笔记)←最新更新在这里看


※微信②:paibook(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藏海花】



【沙海】



【老九门】



  • 《老九门》正篇(未出版,未完结): 起点微信①


  • 《老九门》相关短篇: 起点


  • 《四屠黄葵》(陈皮阿四番外,未出版): 起点微信①


  • 《九门回忆》(微博段子): 贴吧总结



【已出版番外】



  • 《吴邪的私家笔记》: 实体书



【未出版完结篇目】



【短篇段子】



【盗墓笔记重启】



  • 《盲塚》(2017贺岁篇,未完结):微信①


  • 《重启·极海听雷》:微信①


  • 《戊戌贺岁·南部档案》(2018贺岁篇):微信① ←最新连载



【其余相关篇目】



  • 《霍玲·青花瓷》(手游短篇):贴吧转载


  •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沙海阅读式游戏短篇):贴吧转载


  • 《铁衣寒》(未完结): 贴吧转载 


  • 《大漠苍狼》:实体书


  • 《藏海戏麟》:微博段子



 

Alexandra:

ATTENTION:
前一话

※此漫画cp为律茂,请注意避雷

※含捏造

※有后续

※没有校对所以不知道有没有错别字 

【瓶/簇邪】当你暗恋的人是一个钢铁直男

平康坊:

cp:瓶☞邪☜簇


剧版《沙海》人设剧情,请慎入


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单箭头大三角


吴老板是钢铁直男晚期患者


沙雕风,就是想玩下小哥演员比吴邪的高的梗


网上查肖宇梁187,吴磊182,陈明昊(胖子)190,秦昊181,朱杰(王盟)182,季晨(黑眼镜)185


沙海14集前主角三人吴邪最矮


沙海14集以后主角四人吴邪最矮(加了个黑眼镜)……


哈哈哈哈(幸灾乐祸的笑了)


十年过后,吴邪和胖子带着玉玺应约来到青铜门前。


门无声的开启,乳白色的迷雾中缓缓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吴邪蹲在岩石后面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心跳如鼓,正忐忑于小哥会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时,对方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一直喊着要接小哥回家接小哥回家,等真见人了倒是不敢抬头了。


他暗暗的唾弃自己,酝酿了许久后战战兢兢的抬头,还没看见对方的脸,就听见胖子突然扯着大嗓门的喊了一句:“诶?小哥你怎么感觉变高了?青铜门里啥好东西还长个子呢,如果有赶紧给天真一份。”


吴邪:“……”


吴邪猛地站了起来,刚好跟张起灵来了个面贴面,彼此距离近到呼吸都听的清清楚楚。对方还像记忆里那样年轻,俊美,一双如深井般的黑眸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悠长而深远。


要是平常,跟男人这么暧昧的姿势他早就炸了,更别提是搁在心尖上的小哥。但吴邪现在却无暇顾及这些了——他举起手来,贴着对方头顶慢慢的移到自己的头上,对着那跟头皮还有至少5cm的距离沉默了。


“吴邪,你矮了。”


张起灵静静地看着他动作好一会,才说出了至今以来的第一句话。声音平静而舒缓,不慢不急,就是不知为何,夹杂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接到了人以后就要回北京了,起码要看看那位早该入土却被强行拎出来管事的张日山。在山谷里露营的时候吴邪心里憋着口气,不愿意跟张起灵睡一个帐篷,自顾自的拿了一个躲的远远的。


他熟练的打地桩收拾行李,支使胖子去附近的小溪打水。在采石壁旁藤蔓上的野果时有一条草蛇飞跃而出,嘴巴大张着,眼看的就要咬上他的手腕。


张起灵动了动,正想起身,却被一只大手给按回了原位。


“唉没事小哥,天真自己应付的了,喝水喝水。”


胖子左手揣着一大捧柴火,右手塞了瓶装满溪水的杯子给他。他接了过来,却一口未动,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吴邪身上。


正如胖子所说,对方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只见吴邪眼睛还盯着手边翠绿绿的果子,右手却准确无误的掐住了那条蛇的七寸。随即食指拇指一扭一掰,便听见骨头掰断的嘎嘣一声脆响,刚才还在挣扎的蛇身立刻软了下来,被他给揣在了裤兜里。


吴邪用溪水洗了洗果子,用手掌捧回来时发现小哥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黑漆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开了嘴,挠了挠自己略微长长的刘海,水滴顺着手腕流到脸颊上,看起来傻里傻气的要命。


“没事。”


张起灵看着看着,表情就慢慢柔和了起来。他走过去接过对方准备处理的蛇身,就着塑料袋开始去皮抽筋。在此过程中吴邪乖乖的蹲在他身边,削着不知哪里来的胡萝卜,脑袋一晃一晃的,头顶的碎发在太阳下分外的柔软。


“小哥你在青铜门里肯定没吃好吧,里面有什么……”


他看着心动,正想伸手去揉一把,结果手刚抬起来就撞上对方刚好仰头想跟他说话,就这么撞了个正着。


吴邪:“……”


张起灵:“……”


吴邪决定这一路上都自己睡一个帐篷,至于其他二位?随便吧。


他们回北京的时候,张日山亲自过来接了机。无论心里如何想,在明面上,他对张起灵这个族长还是十分尊重的。所以到机场的那天他穿了最好的西装三件套,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甚至还听梁湾话烫了一头风骚的小卷毛。


吴邪在看见的时候表情裂了一下,心想你都几百岁的人了竟然还学小年轻装嫩,真是枯木逢春又一发啊,瞧把他给得意的——


他也不看看自己为了接人捣弄了几天造型,还专门叫了解语花过来挑衣服,只不过这在到青铜门的时候全毁了,身上只有一套贴身的冲锋服。


不过你别看这冲锋服灰不溜秋的不起眼,其实是量身定做的,衬着他窄腰长腿的,帅气极了。


对于这个跟自己拥有相同血脉的张家人,张起灵表现的很淡定。他面无表情的跟人握了握手,听着对方抑扬顿挫的讲了一堆张家最近的情况,从头到尾连个姿势都没得变。


等到吴邪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对方已经站着睡着了。他一碰直接往后倒在他的身上,一声都没吱的就睡了过去,眼底是一片吓人的青黑色。


“有这么累吗?不是坐了好几天飞机吗,难不成族长晕机睡不着?”


“哈!小哥连粽子都不怕还会晕机?你也太小瞧他了吧。”


张日山奇怪的问道,胖子仰天不屑的笑了几声,回答的时候意有所指,还瞅了一眼身边吃力的抱着人,神情有些微妙的吴邪。


他们回去各自休整了一下,埋头睡了好几天才缓过神来,便一起去新月饭店吃了个饭———胖子请的,跟吴邪没有关系。
上次小哥专门跑过来跟他告别的场景已经成了他经年的噩梦,他可没什么心情再去体验一次。


张起灵在出门前看他神色阴郁,像是明白了什么,走过去捏了捏他的手:“不会了。”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没主语没逻辑的,吴邪还是听懂了。


“好。”


对方的手指还是那么冰冷,但总算比长白山的雪好一些。蕴积在心口的阴霾稍散少许,吴邪勉强的笑了笑,也像模像样的捏了捏对方的手:“走吧。”


他向来对小哥有着对别人没有的一份尊重,即使在心底里叫了十几年的闷油瓶,在人面前也不会说出半个字。即使他捏了回去,也像是怕对方会痛一样,只是轻轻的揣摩了下皮肤便迅速放开了。


他的手掌结实而骨感,指腹因练笔而有微微的薄茧,指甲修剪整齐平滑,透出一股健康的粉红色。刚才的动作就像是小猫在磨爪子,轻轻的搔了搔,还没感觉到什么就迅速收了回来,让人难耐的不行。


当然面瘫如张起灵是不会说什么“请多来点”之类的话,他只是默默的跟在对方身后,看着那脑袋上乱晃的碎发折射了太阳,在地上洒下一片琐碎的金光。


这次属于他们哥们三的聚会,没邀请什么外人,所以胖子很快就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呜呜咽咽的唱着什么民间小曲,隐约还能听见“阿云”“小青”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女孩名字。吴邪也喝了不少,醉的两眼朦胧,嘴唇红的像是涂抹了上好的胭脂。


张起灵坐在旁边看着两人东倒西歪的站不起来,想了半晌后掏出胖子手机给最近联系人打了电话,也不管对方是谁,说了新月饭店四个字后就直接挂断,打算扶着吴邪回去。


男人属于喝醉就睡,从不耍酒疯的乖宝宝型,被他背到背上也只是嘟囔两声,用手圈着他的脖子。


对方在这十年里好像轻了不少,即使浑身没了力气也没大重量。软绵绵热呼呼的,像是块蓬松的棉花糖。张起灵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在张家的前十几年是被当作信仰训练长大的,别说是食物了,有时候能有水喝都谢天谢地。


但是他现在背着人慢慢的走,心头却莫名升起一股奇妙的餍足感,就像是小时候他从窗户缝隙偷看的那个吃棉花糖的女孩,明明脸上泪痕未干,嘴角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因为某些原因,他没带着人回到张日山找的住处,而是另外找个地方开了房。


这座宾馆离大学城不远,价格便宜,来这里的大多是想要干那种事的小情侣,其中不乏有特立独行的人士。阅尽千人的老板娘对这男男的搭配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再另类的她都见过。


“205,明早十点之前退房。”


她轻车熟路的把房卡递到那个清秀男生的手里,看了一眼在肩上埋头睡的正沉,看身型就是男性的人,嘴角的笑容变得神秘了不少:“我们这里有润滑剂和tao子贩卖,价格便宜还是正品哦,有桃子味香蕉味草莓味,同学看要不要买上一套?”


“……”


床的质量不行,吴邪刚躺上去就嘎吱嘎吱的一阵乱响,伴随着含糊的抱怨声,活像是在上演什么活chun宫。


张起灵买了一瓶农夫山泉,捏着其后颈给慢慢喂进了嘴里,可惜吴邪实在太醉了,即使动作小心,也不可避免的呛到了水。


他吃力地咳嗽了两声,便捂着嘴往厕所冲,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不行了…呕…年龄大了真是不能喝酒了……诶?小哥,你怎么在这?你把我带回你家了吗?”


他吐完好像清醒了一点,眼睛睁大了不少,但是神色还是迷迷瞪瞪的。张起灵坐在床边,看着他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了几圈,碰了桌子踢到椅子,最后差点因为凸起的地毯而摔到地上。


“你在的地方才是家。”


他回答道,无可奈何的把人给弄上了床,脱掉外衣,把被子结结实实的盖在了对方身上。男人闷得慌,挣扎半天敌不过他的怪力,最后只好安静不动了,脸色潮红,呼出的气流都带着股醺人的酒气。


吴邪眼睛本来就长得好,形状大又圆,有股天真无邪的劲,也难怪胖子从见他第一面就开始“天真”“天真”叫了。


但是他的眼角却不像常人那般下弯,而是微微上挑,十分的吸引人。特别是现在喝醉了酒,更如同上了妆般泛着一片桃花般的嫣红,看上去极为的……漂亮。


等到张起灵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用手指将那块皮肤摩挲好几遍了,表皮变薄,鲜红的血管都变得清晰可见。


男人早就睡着了,因呼吸不畅而有些轻微的鼾声,浑身都是松懈的,没有半点防备。他看着看着,手指便渐渐向下滑去,犹豫地停在了那张鲜艳的嘴唇上。


只是一下,他想。


对方不会发现的。


“丁零零——”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里的ai昧气氛,他瞬间抬起头来,如临大敌般盯着那在桌子上不断响动的手机。


吴邪有两个号,一个是用来办道上公事的——刚才来新月饭店时就被胖子强行关上了,说今个你只是天真,可不是什么小三佛爷。一个是用来联系比较亲密重要的人的——上次给他手机,播电话号码的时候他瞅了一眼,里面寥寥的,只有不到10个人。


其中黑瞎子,谢雨臣,王胖子等他都认识,别的无非也是吴家里的人。但是吴邪被吵醒接电话的时候他瞥了一下,屏幕上出现的,赫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黎簇


这是谁?是道上的人吗?黎这个姓好像没有听说过。


张起灵心想着,坐在旁边瞧着吴邪满脸不耐烦的接通电话,长长的“喂——”了一声,然后说:“你哪位?”


“吴邪你电话终于能打得通了!我还以为我再也…呸呸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个年轻而略带稚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带着股少年才有的热情劲,口气亲昵而又熟稔,充满浓浓的依赖:“我把五三都写完了!”


“五三写完了还不有王后雄吗,你急什么。”


吴邪虽然因被吵醒而皱着眉,却没发任何火,显然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咋咋唬唬,懒洋洋的回道:“哦····行了我知道,我会回来的。具体在下周吧·····我奶奶身体怎么样?你别提前给她说,我要留个惊喜。”


“···你要整容?大男人的留条伤疤又怎么了,跟个小姑娘家家似的···”


“行行行你整,钱在我二叔那,你打着我名号要就行了····我在宾馆啊,什么,有人?哪来的人?”


“我听见他声音了?一个男人!你不许骗我!”


张起灵只不过起身去关了个门,衣服摩擦发出的一丁点琐碎声响就被对方给抓住了。他听见那人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度,气势汹汹的,像是逼问什么一样。


吴邪一脑子都是还未代谢完的酒精,实在是被吵得耳膜生疼,不耐烦的说了句“没人你好好学习我挂了!”就挂断了电话,总算掐灭了噪音的源头。


“对不起小哥吵到你了,这孩子性子倔的跟头牛一样,一个问题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行,我也就应付应付哈。”


他把手机关掉后重重的松了口气,抬头发现小哥正静静看他的时候连忙陪笑道,嘴里说着抱怨的话,脸上却没什么怒意。


“黎簇,是谁?”


张起灵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有股自己的什么重要的东西要被抢走的惶恐感,想要深究又找不到源头。他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



吴邪回来的时候黎簇正跟苏万无聊的打牌,两个人拿纸条当钱,输了就给对方脸上贴上一条。黎簇一直心不在焉的,输了好几次,在听见门口有人说话后立马蹦了起来,连拐杖都没拿的向外面冲了过去。


“吴邪!!!”


吴邪刚从车上下来,正吩咐下人把后备箱礼物往里搬的时候,便听见一句兴奋的喊声。少年像是个小炮弹般向他冲了过来,到了面前还没刹住脚,连着他一同撞到了坚硬的吉普车厢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黎簇你个小兔崽子····信不信我把你另一条腿给打断!”


吴邪痛苦的呻yin了一声,伸手把人从身上给撕了下来。正打算好好的骂一顿解解气,结果看见对方满脸的纸条就给乐了:“怎么,觉得自己脸上有疤见不了人,干脆用纸蒙着不让我看了?”


“我脸上没有!脖子上的也早就愈合了!”


黎簇这才想起苏万刚才的“丰功伟绩”。他气呼呼的撕了下来,露出一张俊朗而充满生机的脸孔:“你不是说一个月就回来了吗?这都两个月了,奶奶都快念叨死我了。”


自从从汪家被救回来以后,吴邪就一直把他放在吴山居养着——倒也不是他想。是这小子第一次去杭州的时候不知道做了什么,特别讨他奶奶的喜欢,吃他的住他的房间,留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不,这才刚安排黎簇进了汪家门,奶奶就心心念念的拜托谢雨臣问了好几次黎簇在哪,现在过得好不好,要不要再过来住一段时日。


他总不能说这小子可能现在尸体都凉了,奶奶你就别想了这种不孝话,只得次次搪塞着找借口。最后把人断腿少脑壳的弄出来就赶紧往吴家一扔,收拾收拾的就去接小哥了。


当时他走的时候黎簇还没醒,身上大片大片溃烂的伤痕,手指也有掰断重塑的痕迹,一看就是受了不少的苦。他有些不忍,特地请求二叔好生的照顾他,又留了两个得力手下才放心的离开。


后来在路上得知对方醒来的时候,吴邪还以为他会恨死自己。结果视频里的少年一脸得意满满,趾高气扬,像只邀欢的小狗般摇着尾巴问他自己做的好不好,是不是值得表扬。


他真情实意的夸了两句,合了手机,才发现胖子在旁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瞅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再三逼问之下,对方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口:


“天真·····你不觉得这孩子有病吗,你把他都折磨成这样了还对你这么热情,简直你说啥他就会干啥一样。不是说有那么个什么···女人爱上xx犯的什么·······”


“人质爱上xx犯,就是斯德哥尔摩症。”


吴邪朝天翻了个白眼,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兄弟的文化水平了,而且这句话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哦对,他曾经也跟黎簇开过这类的玩笑,王盟还认认真真的给人解释了一遍。


真是奇了怪了,这些人脑子到底怎么想的,斯德哥尔摩的都是女的爱上男的好不好,他们两个男的,能干什么?


很明显小三爷上大学时,修的心理学课程没能及格是有原因的。


“有点事,在北京呆了段时间,不过以后就不常去北京了。”


吴邪解释道,把上次收来的,康熙年间的玉如意放在他手上:“去,给奶奶送去,我一会就过来。”


“好。”


黎簇应了声,兴高采烈的就往屋里走,结果还没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衬衫黑裤子,明显跟吴邪是一个风格的男人从副驾驶开门下来。


他不动了。


吴邪发了条短信给解雨臣保平安,发现周围突然没声了抬头看,发现小哥和黎簇一人站在车的一边,正咬牙切齿的盯着对方看——


不,只有黎簇是咬牙切齿,因为张起灵几十年来就是一张面瘫脸,什么表情都没有,眼睛里平静无波,没有泛起一点涟漪。


但即便他面无表情,但也没跟以前那样视若无睹的擦肩而过。他双手插着兜,站在车子旁边,就那么直挺挺的跟少年对视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拔刃张弩,一触即发。


“黎簇走走走赶紧进去,盯着人家小哥干什么呢。”


吴邪嘀咕着也没见小哥这么针对谁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闷油瓶的心思你摸不清的原则,他在犹豫了几秒便伸手揽着黎簇肩膀,强行把人往吴山居里带。


“他是谁啊?”


谁知现在哄人的法子也不起用了。黎簇养伤养肥了胆子,非但不听话还挣脱了他的手,气呼呼的质问道,大有你今天不说就别想安生进门的意思。


我又不是不跟你说,只是这是家门口外人比较多,就不能先进去吗····


吴邪头疼的想,招手叫小哥过来让两人面对面站着,指着张起灵道:“这是小···不,他叫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就是你认识那个张日山的家族。”


然后指了指黎簇:“小哥他叫黎簇,是我···呃····我朋友家的孩子,他受伤了,我又欠我朋友一些人情,所以就先在我家养伤了。”


吴邪并不想说对方在青铜门里时他做了什么,害了多少人又牵扯了多少家族,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把汪家全部剿灭。


他希望在对方心中,自己永远是十年前的样子。


解释这个时候他挺怕黎簇突然冒出一句反驳他,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对方从头到尾都没开过口,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开心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瞧着面前的人。


反观张起灵,在吴邪含含糊糊,一听就是撒谎的时候眸子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抿着唇,注视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孩子,心里翻滚的什么情绪都有。


心里还安排着事的吴邪没注意到两人变化的情绪,只是看不再针锋相对后松了口气,赶紧进去见阔别已久的亲人了。


奶奶平时淡然自若的,结果见到自己孙儿就激动的不得了,颤颤巍巍的捧着吴邪的手,激动的眼眶都湿了起来:“哎呦我的小邪哦,你可总算回来了,奶奶这么长时间想死你了·····”


“奶奶别激动,喝茶喝茶。”


黎簇状似乖巧的站在身边,熟练的冲好西湖龙井后递到对方手里。吴家奶奶拿着喝了一口,用手摸着那张日夜思念的脸庞:“你进了门就音讯全无,奶奶担心死你了,要不是小簇一直陪着我,逗我开心,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奶奶别哭,您看我不是回来了吗。”


吴邪在面对亲人的时候才会明显柔软了起来,眉眼间褪去戾气,尽是一片温和。婆孙两人之间的气氛亲密的让人根本插不进去。


黎簇站在边上拿着茶壶,略带得意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青年,炫耀着自己早就成为了吴家的一员,而你根本就是个外人。


结果炫耀还没一分钟,勉强稳住情绪的奶奶注意到了不远处沉默的小哥,仔细辨认了下发现那就是吴邪惦记十年的人后大惊,连忙问道:“他是起灵吗?就是···十年前曾经来过咱们家的那位小哥?”


“是的,奶奶。”


吴邪捧着她的手,十分温柔的转头看了一眼男人,然后微笑地回答道。


“哎那让我快看看快看看,天呐,我都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两在一块了···”


她连忙招手呼唤道。张起灵乖乖地走上去,像是吴邪一样单膝跪在地毯上,叫了一声奶奶。


黎簇:“·····”


第一回合,平局。


好不容易回一趟本家,又是吴家最宠爱的孙儿。晚上当然要举办热热闹闹的家宴,来接风洗尘了。


张起灵身份特殊,早早的就被捧上了主座,跟一堆头发花白,其实还比他小个几十岁的人坐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吴邪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向二叔敬了杯酒把人给弄了下来,让对方坐在了自己身边。


“好好的上位不坐,跟咱们挤到一块不嫌挤吗。”


黎簇缩在一边嘀嘀咕咕着,小口抿着几乎没有酒精度数的菊花酒——他身上伤还没好,过于辛辣的东西都不能碰。


“小哥本来就对这些事情不擅长,你让他坐那不是为难他吗。”


终于把牵挂十年的心结解开了,吴邪很是畅快,跟黎簇解释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话说小孩你又不是我吴家的,你怎么还能坐这,没看人家苏万都老老实实的出去吃麻辣烫了吗?”


“我哪里不是吴家人,我叫吴小毛!”


家宴哪里有那么多的规矩,他说这话也不过是开玩笑。结果黎簇听了像是被侮辱了一样,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大声的回答道。


吴邪:“·····”


什么时候自家还添了一位新成员?他怎么不知道?


“哎呀呵呵呵就是一个误会而已,当时这孩子突然来到吴山居,还说要找你。我一看这么小,长得也不错,就以为是你在外面偷偷生的儿子·····”


他还在怀疑自己脑子出问题的时候奶奶开了口,笑呵呵的解释道,眼神慈祥的看着这斗嘴的一大一小:
“我当时还想,如果真的是你的孩子我也不计较什么了,我会帮你养大···可惜不是啊。但是小邪啊,既然你回来了,我就要再次重提这个问题了···”


吴邪一听这个熟悉的口头禅就知道糟了,果然千逃万逃还是逃不过这一套。他砰的一声把脑门砸在桌子上,吓得黎簇还以为他昏了,本能就要过来扶他。


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心里流着泪,听着他亲奶奶缓缓的说道:


“你都快奔40的人了,也该好好考虑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我有个手帕交,家里正好有个20来岁,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你看你·······”


TBC

【簇邪/all邪】解药

平康坊:

cp 感情上是簇邪,身体上是all邪




ooc,纯pwp,避雷慎入




粗爆重口瞎扯




剧设




summray:吴邪中了一种毒,而解毒需要至少三个男人。




不喜请点x谢谢,不接受喷子。




https://wx2.sinaimg.cn/mw690/d8eac66aly1ful1ouqoy6j20dybje4qq.jpg




8000字的纯肉我真的好能写哦


只能说吴邪实在太♂了我控制不住我的鸡……哦不我的笔

【瓶/簇邪】当你暗恋的人是一个钢铁直男

平康坊:

cp:瓶☞邪☜簇


剧版人设


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单箭头大三角


吴老板是钢铁直男晚期患者


沙雕风,就是想玩下小哥演员比吴邪的高的梗


网上查肖宇梁187,吴磊182,陈明昊(胖子)190,秦昊181,朱杰(王盟)182,季晨(黑眼镜)185


沙海14集前主角三人吴邪最矮


沙海14集以后主角四人吴邪最矮(加了个黑眼镜)……


哈哈哈哈(幸灾乐祸的笑了)


十年过后,吴邪和胖子带着玉玺应约来到青铜门前。


门无声的开启,乳白色的迷雾中缓缓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吴邪蹲在岩石后面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心跳如雷,正忐忑于小哥会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时,对方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一直喊着要接小哥回家接小哥回家,等真见人了倒是不敢抬头了。


他暗暗的唾弃自己,酝酿了许久后战战兢兢的抬头,还没看见对方的脸,就听见胖子突然扯着大嗓门的喊了一句:“诶?小哥你怎么感觉变高了?青铜门里啥好东西还长个子呢,如果有赶紧给天真一份。”


吴邪:“……”


吴邪猛地站了起来,刚好跟张起灵来了个面贴面,彼此距离近到呼吸都听的清清楚楚。对方还像记忆里那样年轻,俊美,一双如深井般的黑眸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悠长而深远。


要是平常,跟男人这么暧昧的姿势他早就炸了,更别提是搁在心尖上的小哥。但吴邪现在却无暇顾及这些了——他举起手来,贴着对方头顶慢慢的移到自己的头上,对着那跟头皮还有至少5cm的距离沉默了。


“吴邪,你矮了。”


张起灵静静地看着他动作好一会,才说出了至今以来的第一句话。声音平静而舒缓,不慢不急,就是不知为何,里面夹杂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接到了人以后就要回北京了,起码要看看那位早该入土却被强行拎出来管事的张日山。在山谷里露营的时候吴邪心里憋着口气,不愿意跟张起灵睡一个帐篷,自顾自的拿了一个躲的远远的。


他熟练的打地桩收拾行李,支使胖子去附近的小溪打水。在采石壁旁藤蔓上的野果时有一条草蛇飞跃而出,嘴巴大张着,眼看的就要咬上他的手腕。


张起灵动了动,正想起身,却被一只大手给按回了原位。


“唉没事小哥,天真自己应付的了,喝水喝水。”


胖子左手揣着一大捧柴火,右手塞了瓶装满溪水的杯子给他。他接了过来,却一口未动,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吴邪身上。


正如胖子所说,对方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只见吴邪眼睛还盯着手边翠绿绿的果子,右手却准确无误的掐住了那条蛇的七寸。随即食指拇指一扭一掰,便听见骨头掰断的嘎嘣一声脆响,刚才还在挣扎的蛇身立刻软了下来,被他给揣在了裤兜里。


吴邪用溪水洗了洗果子,用手掌捧着回来时发现小哥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黑漆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开了嘴,挠了挠自己略微长长的刘海,水滴顺着手腕流到脸颊上,看起来傻里傻气的要命。


“没事。”


张起灵看着看着,表情就慢慢柔和了起来。他走过去接过对方准备处理的蛇身,就着塑料袋开始去皮抽筋。在此过程中吴邪乖乖的蹲在他身边,削着不知哪里来的胡萝卜,脑袋一晃一晃的,头顶的碎发在太阳下分外的柔软。


“小哥你在青铜门里肯定没吃好吧,里面有什么……”


他看着心动,正想伸手去揉一把,结果手刚抬起来就撞上对方刚好仰头想跟他说话,就这么撞了个正着。


吴邪:“……”


张起灵:“……”


吴邪决定这一路上都自己睡一个帐篷,至于其他二位?随便吧。


他们回北京的时候,张日山亲自过来接了机。无论心里如何想,在明面上,他对张起灵这个族长还是十分尊重的。所以到机场的那天他穿了最好的西装三件套,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甚至还听梁湾话烫了一头风骚的小卷毛。


吴邪在看见的时候表情裂了一下,心想你都几百岁的人了竟然还学小年轻装嫩,真是枯木逢春又一发啊,瞧把他给得意的——


他也不看看自己为了接人捣弄了几天造型,还专门叫了解语花过来挑衣服,只不过这在到青铜门的时候全毁了,身上只有一套贴身的冲锋服。


不过你别看这冲锋服灰不溜秋的不起眼,其实是量身定做的,衬着他窄腰长腿的,帅气极了。


对于这个跟自己拥有相同血脉的张家人,张起灵表现的很淡定。他面无表情的跟人握了握手,听着对方抑扬顿挫的讲了一堆张家最近的情况,从头到尾连个姿势都没得变。


等到吴邪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对方已经站着睡着了。他一碰直接往后倒在他的身上,一声都没吱的就睡了过去,眼底是一片吓人的青黑色。


“有这么累吗?不是坐了好几天飞机吗,难不成族长晕机睡不着?”


“哈!小哥连粽子都不怕还会晕机?你也太小瞧他了吧。”


张日山奇怪的问道,胖子仰天不屑的笑了几声,回答的时候意有所指,还瞅了一眼身边吃力的抱着人,神情有些微妙的吴邪。


他们回去各自休整了一下,埋头睡了好几天才缓过神来,便一起去新月饭店吃了个饭———胖子请的,跟吴邪没有关系。
上次小哥专门跑过来跟他告别的场景已经成了他经年的噩梦,他可没什么心情再去体验一次。


张起灵在出门前看他神色阴郁,像是明白了什么,走过去捏了捏他的手:“不会了。”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没主语没逻辑的,吴邪还是听懂了。


“好。”


对方的手指还是那么冰冷,但总算比长白山的雪好一些。蕴积在心口的阴霾稍散少许,吴邪勉强的笑了笑,也像模像样的捏了捏对方的手:“走吧。”


他向来对小哥有着对别人没有的一份尊重,即使在心底里叫了十几年的闷油瓶,在人面前也不会说出半个字。即使他捏了回去,也像是怕对方会痛一样,只是轻轻的揣摩了下皮肤便迅速放开了。


他的手掌结实而骨感,指腹因练笔而有微微的薄茧,指甲修剪整齐平滑,透出一股健康的粉红色。刚才的动作就像是小猫在磨爪子,轻轻的搔了搔,还没感觉到什么就迅速收了回来,让人难耐的不行。


当然面瘫如张起灵是不会说什么“请多来点”之类的话,他只是默默的跟在对方身后,看着那脑袋上乱晃的碎发折射了太阳,在地上洒下一片琐碎的金光。


这次属于他们哥们三的聚会,没邀请什么外人,所以胖子很快就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呜呜咽咽的唱着什么民间小曲,隐约还能听见“阿云”“小青”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女孩名字。吴邪也喝了不少,醉的两眼朦胧,嘴唇红的像是涂抹了上好的胭脂。


张起灵坐在旁边看着两人东倒西歪的站不起来,想了半晌后掏出胖子手机给最近联系人打了电话,也不管对方是谁,说了新月饭店四个字后就直接挂断,打算扶着吴邪回去。


男人属于喝醉就睡,从不耍酒疯的乖宝宝型,被他背到背上也只是嘟囔两声,用手圈着他的脖子。


对方在这十年里好像轻了不少,即使浑身没了力气也没大重量。软绵绵热呼呼的,像是块蓬松的现烤棉花糖。张起灵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在张家的前十几年是被当作信仰训练长大的,别说是食物了,有时候能有水喝都谢天谢地。


但是他现在背着人慢慢的走,心头却莫名升起一股奇妙的餍足感,就像是小时候他从窗户缝隙偷看的那个吃棉花糖的女孩,明明脸上泪痕未干,嘴角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因为某些原因,他没带着人回到张日山找的住处,而是另外找个地方开了房。


这座宾馆离大学城不远,价格便宜,来这里的大多是想要干那种事的小情侣,其中不乏有特立独行的人士。阅尽千人的老板娘对这男男的搭配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再另类的她都见过。


“205,明早十点之前退房。”


她轻车熟路的把房卡递到那个清秀男生的手里,看了一眼在肩上埋头睡的正沉,看身型就是男性的人,嘴角的笑容变得神秘了不少:“我们这里有润滑剂和tao子贩卖,价格便宜还是正品哦,有桃子味香蕉味草莓味,同学看要不要买上一套?”


“……”


床的质量不行,吴邪刚躺上去就嘎吱嘎吱的一阵乱响,伴随着含糊的抱怨声,活像是在上演什么活chun宫。


张起灵买了一瓶农夫山泉,捏着其后颈给慢慢喂进了嘴里,可惜吴邪实在太醉了,即使动作小心,也不可避免的呛到了水。


他吃力地咳嗽了两声,便捂着嘴往厕所冲,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不行了…呕…年龄大了真是不能喝酒了……诶?小哥,你怎么在这?你把我带回你家了吗?”


他吐完好像清醒了一点,眼睛睁大了不少,但是神色还是迷迷瞪瞪的。张起灵坐在床边,看着他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转了几圈,碰了桌子踢到椅子,最后差点因为凸起的地毯而摔到地上。


他无可奈何的把人给弄上了床,脱掉外衣,把被子结结实实的盖在了对方身上。男人闷得慌,挣扎半天敌不过他的怪力,最后只好安静不动了,脸色潮红,呼出的气流都带着股醺人的酒气。


吴邪眼睛本来就长得好,形状大又圆,本就有股天真无邪的劲,也难怪胖子从见他第一面就开始“天真”“天真”叫了。


但是他的眼角却不像常人那般下弯,而是微微上挑,十分的吸引人。特别是现在喝醉了酒,更如同上了妆般泛着一片桃花般的嫣红,看上去极为的……漂亮。


等到张起灵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用手指将那块皮肤揣摩好几遍了,薄薄的血管都变得清晰可见。


男人早就睡着了,因呼吸不畅而有些轻微的鼾声,浑身都是松懈的,没有半点防备。他看着看着,手指便渐渐向下滑去,犹豫地停在了那张鲜艳的嘴唇上。


只是一下,他想。


对方不会发现的。


“丁零零——”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里的ai昧气氛,他瞬间抬起头来,如临大敌般盯着那在桌子上不断响动的手机。


吴邪有两个号,一个是用来办道上公事的——刚才来新月饭店时就被胖子强行关上了,说今个你只是天真,可不是什么小三佛爷。一个是用来联系比较亲密重要的人的——上次给他手机,播电话号码的时候他瞅了一眼,里面寥寥的,只有不到10个人。


其中黑瞎子,谢雨臣,王胖子等他都认识,别的无非也是吴家里的人。但是吴邪被吵醒接电话的时候他瞥了一下,屏幕上出现的,赫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黎簇


这是谁?是道上的人吗?黎这个姓好像没有听说过。


张起灵心想着,坐在旁边瞧着吴邪满脸不耐烦的接通电话,长长的“喂——”了一声,然后说:“你哪位?”


“吴邪你电话终于能打得通了!我还以为我再也…呸呸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个年轻而略带稚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带着股少年才有的热情劲,口气亲昵而又熟稔,充满浓浓的依赖:“我把五三都写完了!”


“五三写完了还不有王后雄吗,你急什么。”


吴邪虽然因被吵醒而皱着眉,却没发任何火,像是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咋咋唬唬,懒洋洋的回道:“哦····行了我知道,我会回来的。具体在下周吧·····我奶奶身体怎么样?你别提前给她说,我要留个惊喜。”


“···你要整容?大男人的留条伤疤又怎么了,跟个小姑娘家家似的···”


“行行行你整,钱在我二叔那,你打着我名号要就行了····我在宾馆啊,什么,有人?哪来的人?”


“我听见他声音了?一个男人?你不许骗我!”


张起灵只不过起身去关了个门,衣服摩擦发出的一丁点琐碎声响就被对方给抓住了。他听见那人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度,气势汹汹的,像是逼问什么一样。


吴邪一脑子都是还未代谢完的酒精,实在是被吵得耳膜生疼,不耐烦的说了句“没人你好好学习我挂了!”就挂断了电话,总算掐灭了噪音的源头。


“对不起小哥吵到你了,这孩子性子倔的跟头牛一样,一个问题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行,我也就应付应付哈。”


他把手机关掉后重重的松了口气,抬头发现小哥正静静看他的时候连忙陪笑道,嘴里说着抱怨的话,脸上却没什么怒意。


“黎簇,是谁?”


张起灵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有股自己的什么重要东西要被抢走的惶恐感,想要深究又找不到源头。他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



吴邪回来的时候黎簇正跟苏万无聊的打牌,两个人拿纸条当钱,输了就给对方脸上贴上一条。黎簇一直心不在焉的,输了好几次,在听见门口有人说话后立马蹦了起来,连拐杖都没拿的向外面冲了过去。


“吴邪!!!”


吴邪刚从车上下来,正吩咐下人把后备箱礼物往里搬的时候,便听见一句兴奋的喊声。少年像是个小炮弹般向他冲了过来,到了面前还没刹住脚,连着他一同撞到了坚硬的吉普车厢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黎簇你个小兔崽子····信不信我把你腿给打断。”


吴邪痛苦的呻yin了一声,伸手把人从身上给撕了下来。正打算好好的骂一顿解解气,结果看见对方满脸的纸条就给乐了:“怎么,觉得自己脸上有疤见不了人,干脆用纸蒙着不让我看了?”


“我脸上没有!脖子上的也早就愈合了!”


黎簇这才想起苏万刚才的“丰功伟绩”。他气呼呼的撕了下来,露出一张俊朗而充满生机的脸孔:“你不是说一个月就回来了吗?这都两个月了,奶奶都快念叨死我了。”


自从从汪家被救回来以后,吴邪就一直把他放在吴山居养着——倒也不是他想。是这小子第一次去杭州的时候不知道做了什么,特别讨他奶奶的喜欢,吃他家的住他的房间,留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不,这才刚安排黎簇进了汪家门,奶奶就心心念念的拜托谢雨臣问了好几次黎簇在哪,现在过得好不好,要不要再过来住一段时日。


他总不能说这小子可能现在尸体都凉了,奶奶你就别想了这种不孝话,只得次次搪塞着找借口。最后把人断腿少脑壳的弄出来就赶紧往吴家一扔,收拾收拾的就去接小哥了。


当时他走的时候黎簇还没醒,身上大片大片溃烂的伤痕,手指也有掰断重塑的痕迹,一看就是受了不少的苦。他有些不忍,特地请求二叔好生的照顾他,又留了两个得力手下才放心的离开。


后来在路上得知对方醒来的时候,吴邪还以为他会恨死自己。结果视频里的少年一脸得意满满,趾高气扬,像只邀欢的小狗般摇着尾巴问他自己做的好不好,是不是值得表扬。


他真情实意的夸了两句,合了手机,才发现胖子在旁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瞅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再三逼问之下,对方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口:


“天真·····你不觉得这孩子有病吗,你把他都折磨成这样了还对你这么热情,简直你说啥他就会干啥一样。不是说有那么个什么···女人爱上xx犯的什么·······”


“人质爱上xx犯,就是斯德哥尔摩症。


吴邪朝天翻了个白眼,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兄弟的文化水平了,而且这句话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哦对了,他曾经也跟黎簇开过这类的玩笑,王盟还认认真真的给人解释了一遍。


真是奇了怪了,这些人脑子到底怎么想的,斯德哥尔摩的都是女的爱上男的好不好,他们两个男的,能干什么?


很明显小三爷上大学时,修的心理学课程没能及格是有原因的。


“有点事,在北京呆了段时间,不过以后就不常去北京了。”


吴邪解释道,把上次收来的,康熙年间的玉如意放在他手上:“去,给奶奶送去,我一会就过来。”


“好。”


黎簇应了声,兴高采烈的就往屋里走,结果还没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衬衫黑裤子,明显跟吴邪是一个风格的男人从副驾驶开门下来。


他不动了。


吴邪发了条短信给解雨臣保平安,发现周围突然没声了抬头看,发现小哥和黎簇一人站在车的一边,正咬牙切齿的盯着对方看——


不,只有黎簇是咬牙切齿,因为张起灵几十年来就是一张面瘫脸,什么表情都没有,眼睛里平静无波,没有泛起一点涟漪。


但即便他面无表情,但也没跟以前那样视若无睹的擦肩而过。他双手插着兜,站在车子旁边,就那么直挺挺的跟少年对视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拔刃张弩,一触即发。


“黎簇走走走赶紧进去,盯着人家小哥干什么呢。”


吴邪嘀咕着也没见小哥这么针对谁啊,今天这是怎么了,寻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闷油瓶的心思你摸不清。他犹豫了几秒便伸手揽着黎簇肩膀,强硬的把人往吴山居里带。


“他是谁啊?”


谁知现在哄人的法子也不起用了。黎簇养伤养肥了胆子,非但不听话还挣脱了他的手,气呼呼的质问道,大有你今天不说就别想安生进门的意思。


我又不是不跟你说,只是这是家门口外人比较多,就不能先进去吗····


吴邪头疼的想,招手叫小哥过来让两人面对面站着,指着张起灵道:“这是小···不,他叫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就是你认识那个张日山的家族。”


然后指了指黎簇:“小哥他叫黎簇,是我···呃····我朋友家的孩子,他受伤了,我又欠我朋友一些人情,所以就先在我家养伤了。”


吴邪并不想说他在对方青铜门里做了什么,害了多少人又牵扯了多少家族,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把汪家全部剿灭。


他希望在对方心中,自己永远是十年前的样子。


解释这个时候他挺怕黎簇突然冒出一句不对的,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对方从头到尾都没开过口,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开心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瞧着面前的人。


反观张起灵,在吴邪含含糊糊,一听就是撒谎的时候眸子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抿着唇,注视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孩子,心里翻滚的什么情绪都有。


心里还安排着事的吴邪没注意到两人变化的情绪,只是看不再针锋相对后松了口气,赶紧进去见阔别已久的亲人了。


奶奶平时淡然自若的,结果见到自己孙儿就激动的不得了,颤颤巍巍的捧着吴邪的手,激动的眼眶都湿了起来:“哎呦我的小邪哦,你可总算回来了,奶奶这么长时间想死你了·····”


“奶奶别激动,喝茶喝茶。”


黎簇状似乖巧的站在身边,熟练的冲好西湖龙井后递到对方手里。吴家奶奶拿着喝了一口,用手摸着那张日夜思念的脸庞:“你进了门就音讯全无漏,奶奶担心死你了,要不是小簇一直陪着我,逗我开心,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奶奶别哭,您看我不是回来了吗。”


吴邪在面对亲人的时候才会明显柔软了起来,眉眼间褪去戾气,尽是一片温和。婆孙两人之间的气氛亲密的让人根本插不进去。


黎簇站在边上拿着茶壶,略带得意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青年,炫耀着自己早就成为了吴家的一员,而你根本就是个外人。


结果炫耀还没一分钟,勉强稳住情绪的奶奶注意到了不远处沉默的小哥,仔细辨认了下发现那就是吴邪惦记十年的人以后大惊,连忙问道:“他是起灵吗?就是···十年前曾经来过咱们家的那位小哥?”


“是的,奶奶。”


吴邪捧着她的手,十分温柔的转头看了一眼男人,然后微笑地回答道。


“哎那让我快看看快看看,天呐,我都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两在一块了···”


她连忙招手呼唤道。张起灵乖乖地走上去,像是吴邪一样单膝跪在地毯上,叫了一声奶奶。


黎簇:“·····”


第一回合,平局。


好不容易回一趟本家,又是吴家最宠爱的孙儿。晚上当然要举办热热闹闹的家宴,来接风洗尘了。


张起灵身份特殊,早早的就被捧上了主座,跟一堆头发花白,其实还比他小个几十岁的人坐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吴邪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向二叔敬了杯酒把人给弄了下来,让对方坐在了自己身边。


“好好的上位不坐,跟咱们挤到一块不嫌挤吗。”


黎簇缩在一边嘀嘀咕咕着,小口抿着几乎没有酒精度数的菊花酒——他身上伤还没好,过于辛辣的东西都不能碰。


“小哥本来就对这些事情不擅长,你让他坐那不是为难他吗。”


终于把牵挂十年的心结解开了,吴邪很是畅快,跟黎簇解释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话说小孩你又不是我吴家的,你怎么还能坐这,没看人家苏万都老老实实的出去吃麻辣烫了吗?”


“我哪里不是吴家人,我叫吴小毛!”


家宴哪里有那么多的规矩,他说这话也不过是开玩笑。结果黎簇听了像是被侮辱了一样,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大声的回答道。


吴邪:“·····”


什么时候自家还添了一位新成员?他怎么不知道?


“哎呀呵呵呵就是一个误会而已,当时这孩子突然来到吴山居,还说要找你。我一看这么小,长得也不错,就以为是你在外面偷偷生的儿子·····”


他还在怀疑自己脑子出问题的时候奶奶开了口,笑呵呵的解释道,眼神慈祥的看着这斗嘴的一大一小:“我当时还想,如果真的是你的孩子我也不计较什么了,我会帮你养大···可惜不是啊。但是小邪啊,既然你回来了,我就要再次重提这个问题了···”


吴邪一听这个熟悉的口头禅就知道糟了,果然千逃万逃还是逃不过这一套。他砰的一声把脑门砸在桌子上,吓得黎簇还以为他昏了,过来就要扶他。


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心里流着泪,听着他亲奶奶缓缓的说道:


“你都快奔40的人了,也该好好考虑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我有个手帕交,家里正好有个20来岁,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你看你·······”


TBC